本來以爲因爲朋友弄不見了我的pendrive 找不囘這篇曾經最滿意的作品

心血來潮去翻emailsent box 還真找到當初發給負責老師的一份

就在這裡留著吧

 

 

雾中百合

 

     惺忪迷离的眼,似雾气轻飘在眸前,飘飘忽忽,看不清,若朦胧。窗外一地零散的落花,无助地、静静地躺在泥地上,却仍媚,看似刚从花株上被打落,不,更似被轻放在地面上。那朵朵的花儿,无声、无语、无言、无息,静悄悄、悄悄然,漂在浅浅的水泊上,如那一叶水塘上泛着的轻舟,承载着花儿不知名的惆与愁。

 

耸拉着裤脚,踮起脚尖,轻轻慢慢踩过湿冷的地板,彻骨的寒意,微微地震动着每一根脚趾。昨夜深更藏匿在雨帘中的冰冷,偷偷摸摸地钻入,贼头贼脑地潜伏在地板下,蠢蠢欲动,企图伺机拔出冷剑,冷飕飕不羁地在脚上放肆跳着剑舞。平日热烘烘的厨房,也瞬失了那持续的温度。空气中,缓缓的冷流替代了原先的暖意,不着痕迹地在空气中流淌。

 

悠然地沏上了一壶青嫩的绿茶,淡淡的清香,沁入体内的每一寸细胞,钻入身体的每一个感官,柔柔地把它们怀绕,温和地把它们摇醒。满溢的茶叶香,是微晃着的小茶杯中倾出的掩不住的馨香,不浓郁,却悬乎的有着甘甜的香气。微闭着双眸,静静谧地享受着点点茶香的微醺。

 

斜躺在藤椅上,藤椅咿咿呀呀地打着招呼。眯眯的眼,明明大大方方地给阳光预留了漏洞,却怎么也没有阳光试图溜进来的迹象。嗒,滴,啪哒!滴!霍地,回荡着水滴的声音。是雨未停?伸出光脚丫轻轻地撩开了窗帘,落地窗白皑皑的似结了一层霜。用大脚趾轻轻触了触玻璃,划了划,抹去了片丁雾气,瞬间,微弱的光线透了进来。映进来的窗外,原应充斥着霞云的天,一大片的灰蒙蒙,但无雨。刚才的水滴声,该是偷偷躲藏在瓦檐的水滴吧,乘着风儿的顺风车,调皮的滑翔、降落。

 

仰着头,侧瞥着壁上的挂钟,时针在“七”值勤。喝空了的茶杯,见底,仍盘绕着丝丝余香。贪婪地吮吸再吮吸,企图吸尽所有怡人的香气。随手把茶杯置于茶几,一点点伸展开尔前蜷缩的躯体。脚丫子迅速地钻进了温暖的拖鞋,吧唧、吧唧、吧唧地踱出房子。

 

穹苍上,灰压压的暗蓝,雨云积得低低的,挤着阳光的金线,甚至剥削阳光进入的机会。这一天,感受不到阳光亲切温暖的热度,渗进皮肤的却是慑人的冰冷湿气。空气被水蒸气占据,饱满的浓重湿意,不规则地释放着过低的温度,凉凉地、悄悄地、一点一点地窃去身上的体温。滴、啪!屋檐上滑落下来的雨水不轻不重地打在了花儿的身上,打着了地上的零零落落的落花。花沿上的大大小小的水滴,仅仅是雨珠的痕迹,抑或是弄哭了小花,掺杂了娇弱花儿的泪滴?

 

满园净是一片片的百合海,倔强地坚持着,不愿,甚至是抗拒其他不同的花类占据花园的任何一隅,嫌其俗闹。园中的每一寸土壤,都该是,不,都必是,必须是、必定是百合仙子管辖的区域。百合,就仅仅只是百合,淡雅素净的百合,亭亭净节的百合,不妖媚、却是清丽的百合。缀挂在花儿上清透的水珠,若那大珠小珠落玉盘,晶晶莹莹的,更是折射出百合花毫不做作、浑然天成的媚美。在绿叶的簇拥下,立在那苍茫的迷雾中,正是那在清风中不经意回眸的少女,丽质天生,愈显得愈发秀雅迷人。淡淡然然清纯的粉色,不沾染一点世俗的白色,是上帝轻轻柔柔抹上的淡彩,亲手为她上的淡薄、却不失精致妆容。那淡妆,更是妆点了她在轻风中的极具深意的微笑,甚至比蒙娜丽莎更让人测不透。迎风吐芬的仙子,潇洒地任由风小子肆意地掠夺她的馨香,把那任何香水都配不出的清甜香味,带去远方,恣意地撒落那一地的芬芳。整夜的雨,是上帝的铺陈。暗暗地为她赐下布料,幻化成了她一身飘忽的衣裳,举世无双。矇矇蒙蒙的雾,蓬蓬松松,织成了她飘渺的罗纱裙,轻轻地兜住了她无与伦比的娇美,网着了她超脱尘世的清秀。裹着的那身轻罗衫,裹不住她的美,慑人心魄的美。用不着轻舞,婀娜的姿采早已在空中荡漾,留下谜样的靓姿。

 

微微地仰起脸孔,素面朝天,默然地享受这份无声清新的美——在春日的金边出现之前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iona Tan 俐璇 的頭像
Fiona Tan 俐璇

世界 角落

Fiona Tan 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